人文歷史


 

阿里山古老傳說的故事裡
人因避洪水而逃到玉山的山頂,與禽獸共處一段很長的時間
大地乾了
族人從玉山頂順延著溪流分途而下
在山巒間踏出鄒族人生息繁衍的天地
歷經征戰、瘟疫、遷移、併社.......
逐步建立了特富野、達邦....等部落,以及氏族組織和親族制度

 
.鄒族概述
  『Patungkuonu(新高山、玉山)』
在北鄒族的傳說中,太古時期,女神Nivnu降臨該山,首次創造人類。該山海拔3,997公尺,乃是台灣最高的山岳。
另有洪水神話。太古時期洪水發生之際,人類、山豬、猿、鹿、羌等一起度日,但熊和豹逃難到別處。數年之後,洪水退去,人類和動物分散四方。此時兄弟將弓一分為二,弟弟持弓的下半部,兄持弓的上半部。兄言有難之時相助,就離去往北方,弟弟則留在原地,成為鄒族的祖先,子孫居住在台南和二水之間的山區。
日本人最初和鄒族接觸之際,鄒族人見到像報一模一樣的日本人,以為是往北方離去的兄回來而歡迎。清朝時期,被稱為生番的諸族群,以首狩的游擊方式抵抗外來的領土侵略,其中鄒族最先全面性接納日本人,停止游擊活動。

『Anguana山』
據傳Anguana山是南鄒族的發祥地。上古時期洪水發生時,人類逃入該山,而在洪水退去後,移居南鄒族地域,成為Kanakanavu的祖先。移動順序如次所傳:Anguana山→Naturusa溪→Mumuru→Taniutsu→Naubana→Mangacun→Tanganua。
由Kanakanavu群更向南之處,居住著Sa’arua群,該群曾有前往平地的事情。當時依杖取得而帶回的附根阿勃勒樹(南鄒語rakarishi),在Ngani社和Paiciana社的分界處有一株。據說此花一開,就開始小米二年祭。
   
族名的緣起
  許多文獻記錄或相沿的稱呼,鄒族也被稱為「曹族」。
事實上自日領時期以後的文獻,都記著「曹」而非「鄒」。以拉丁語標音時是記為cou或tsou,兩字相較,「鄒」顯然比較接近鄒族人所發出的原音,所以近幾年大多數族人都已逐漸習用「鄒族」的稱呼。
Tsou,在鄒語原意是「人」或「人類」的意思,鄒族自稱Tsou Atoana(意即:我們這群人)以別於異族人。
   
部落分布
  鄒族一般可大略的分為南鄒群和北鄒群,南鄒包括高雄縣三民鄉的那卡布群和沙阿魯阿群;北鄒包括阿里山地區的特富野社、達邦社、伊姆茲社以及南投信義鄉久美村的魯夫都社等。為南鄒二群自其語言、風俗、祭儀等文化現象觀察,與北鄒差異甚大;北鄒四社中的伊姆茲社於民國初年廢社,南投魯夫都社也因日人將布農族遷址至該地區而人口減少,並同化於布農,以呈廢址狀態。因此,目前鄒族僅留阿里山的特富野和達邦兩個大社,人口約四千之譜,阿里山鄉之里佳、樂野、來吉、山美、新美、茶山等村居住之鄒族人,均分屬於這兩個古老部落。每當舉行重要的歲時祭儀,這些遷出的居民都得回社參與。
   
.達邦、特富野位置圖
  達邦、特富野位置圖
  特富野及達邦部落的人口目前僅六千餘人,生活方式仍以農作物為主,近年來以栽植高經濟作物為主要收入,如高山茶及山葵等,一般居民生活小康,只是古老部落受外來文化強烈衝激後,衍生出的社會問題。日人的高壓統治、漢人沙文式的理番政策、西洋宗教的信仰入侵.....,終究在純樸的鄒族部落留下許多怪現象。例如在狹小的特富野部落,可以看到鋼筋水泥的大房子,三種西洋式的教堂以及古代的祭典會所,這些突兀不協調的有型建築,已在族人心靈深處轉化成無法解脫的文化加鎖。
   
  過去外來文明改變了這個古老的部落,也讓族人產生更多的迷思,今後族人該如何站在更寬廣的角度來面對部落的過去與現在,就靠族人自己去抉擇了,畢竟傳統與現代式可以相容的。